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 > 名师风采 >

岁月虽有风尘 教书育人无悔

时间:2019-09-10 08:45来源:白城日报

今天,有幸作为教师代表发言,我感到无比的激动和万分的荣幸。作为一名教师,我越来越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尊重和信任。也让我深深感到教育之路任重而道远。回顾自己从教工作的24年,一路走来心酸坎坷,却又收获颇多。

1995年,我上班起,学校安排我当班主任,这项工作我一干就是24年。24年里,看着孩子们渐渐成长,看着他们逐渐懂事成熟,更感到教书育人是一种特有的人生享受,我很欣慰我选择了当老师,我总在心里说:当老师真好!这20多年和学生在一起发生过的事浩如星辰,甚至有些早已记不清,但那星辰的微光却一直在内心闪亮,不曾陨落。

过去不及现在条件好,学校用的是从外地引进的“土暖气”,虽然美观安全,可教室却热得很慢。为了能让学生们第一节课就坐在暖洋洋的教室里,我每天坚持六点从家出发,到校给班级引燃炉子。大家知道,深冬六点的清晨有如黑夜,丈夫每天起早送我到校门口,而后回去再给年幼的儿子穿衣、喂饭。有一次,丈夫刚要送我走,儿子醒了,闹着非要跟我们去,我催丈夫把孩子锁在家里,赶快送我。丈夫不耐烦了:“孩子这么小,晚去会儿学生们能冻死啊!”此时,我任性的和丈夫争执了几句,看时间已过六点了,我就用布条把儿子绑在了床上。任他哭得更加厉害,丈夫嘴上说我疯了,却很无奈,还是把我送到学校。由于他心里惦记着孩子,加之雪后路上很滑,我们双双摔进了校墙外的大坑里……当我刚把班级炉子引燃,丈夫从医院打来电话,说孩子把布条挣开,把暖瓶碰倒了,手部、脚部伤得挺严重,让我马上去医院。由于当时离开怕炉火引发火灾,学生一来,我忙于批改学生的家庭作业,把孩子的事给忘了。中午回到家看到身上多处敷满药膏的儿子,在床上昏天黑地哭着,我的眼泪忍不住又涌了出来。最终随着矛盾的加深,我和丈夫还是离婚了。他远走山东,只留下我和3岁的儿子。我的负担明显加重,儿子每天早早地被我叫醒,听着他祈求我:“妈妈,再让我睡一会儿吧,好不好,就一会儿,我求你了!”我心酸了,一边是孩子,一边是工作,那种感觉现在想起来也特别揪心。我抱着3岁的儿子,在整个小镇还沉睡的时候,凛冽的寒风中,在崎岖不平满是积雪的土路上艰难前行,不记得摔了多少跤,不记得途中被狗吓了多少次,不记得无助时哭过多少次,我们娘俩度过了梦魇般的冬季。

如今儿子23岁了,成了一名优秀军人,我时常忆及对他的亏欠,深感愧疚。时光若能倒流,我决不会把儿子独自一人留在家里,我将做一个智慧的、会处理问题的母亲,我将不会惧怕黑夜,学会独立前行。但是我唯一不曾后悔的,是我没愧对过工作和学生,这不是刻意的高尚,是我们那个时代里的人共有的奋斗激情。

人生道路从来不是平坦的,很多事让我至今难忘。2004年父亲患上了脑血栓入院,白天由妈妈照顾,晚上我10点多忙完工作就去替换妈妈。半夜,我要给父亲做他喜欢吃的夜餐,因为病痛的折磨,原本宽容、仁爱的父亲胃口也变得很挑剔,有时不合他的胃口,还得重做。最多时候,我做过四样。我并没有因为晚上照顾父亲而耽误学生一节课,可病魔还是夺走了父亲。父亲的葬礼后,领导让我在家休息几天,调整一下再来上班。可我怕几天后上班会耽误课程,很快就像往常一样走进了课堂。

2007年3月19日,85岁高龄的姥姥去世了,老姨从广州赶了回来,而我没有请半天假送姥姥最后一程。大家这次真的不理解我了,老姨气得对我发脾气。姥姥生前最疼我,可我却为了学生,没看姥姥最后一面。当时我心碎了,既想见姥姥又担心学生,犹豫再三还是没放下学生,我相信九泉之下的姥姥会原谅她既爱自己的亲人也爱自己学生的外孙女。

2019年2月22日,我再婚的老公又因公殉职,突来的变故给了我人生又一次重重的打击。安排完老公的后事,第二天我就返回学校。同时我告诫自己“我要活的坚强,我要努力做好本职工作,让我学生们能汲取更多的营养快速成长起来!”

有人说我傻,付出这么多有谁知道呢,大家领情吗?每次我都微笑不语,心里这样反问:“难道你不希望你孩子的老师有责任心吗?”再苦再累我不怕,只要孩子们能健康成长,我就无怨无悔,这些付出就值得!

24年的教书生涯,我觉得我只是做了一个教师应做的份内的工作,可这些却得到了学校领导与老师、家长与学生的高度评价和认可。我连续多年被学校评为师德标兵、优秀班主任,获得过县级嘉奖多次,2007年被评为通榆县骨干教师,2008年被评为县级师德个人,并在县委、县政府召开的庆祝第二十四个教师节表彰大会上作典型发言。2009年12月在“四争一创”活动中被白城市教育局评为模范班主任。2008年,2010年,2011年均被评为市、县级师德先进个人。2010年获得全国优秀班主任荣誉称号,赴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了颁奖仪式。2012年荣获“杜顺式好教师”荣誉称号。2014年获得“吉林省优秀教师”称号,2015年12月荣获“通榆好人·标兵”称号。

人生总在得与失之间难做权衡,人至中年,唯一想做的,就是把这条教育之路走好,走踏实,走到底,其他的交给岁月。

我愿岁月无风尘,时光不负追梦人。我愿我的学生们一生有爱、一生向善,以自己的微光点燃生活,成就梦想,温暖世界。(通榆县瞻榆镇义慈小学校 于立静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分隔线----------------------------
版权所有:白城日报社  内容所有:白城新闻网 / 白城日报社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吉ICP备09011033号  
新闻中心: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    白城新闻网邮箱:bcxww2013@163.com    新闻热线:0436-3340253  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